乐曲《春江花月夜》之意境美赏析

时间:2017-06-19 音乐学毕业论文 我要投稿

  摘要:乐曲《春江花月夜》是一首古雅清越、悠游淡远、恬静淡泊、旋律优美的文曲,是我国古典民乐合奏的代表作,乐曲犹如一幅中国水墨画将“春、江、花、月、夜”的迷人景色一幕幕展现在人们眼前,带给人们高度的艺术美享受。本文在探讨《春江花月夜》音乐结构的基础上,对其蕴含的意境美和意境美的表现方式进行了分析。

  关键词:意境美、《春江花月夜》、赏析

  《春江花月夜》源于乐府诗《清商曲・吴声歌》旧题,初唐诗人张若虚以此为题摈弃浓艳空洞的宫体诗,以春、江、花、月、夜展开诗意抒写,融入自己视觉感受和美学经验,渗透了对人生、对宇宙的感悟,开创了魏晋以来田园山水诗的新境界。作为一首脍炙人口的传统丝竹乐曲《春江花月夜》原名《夕阳箫鼓》,是一首著名的琵琶独奏曲,在清人编撰的《今乐考证》中就有被列为“江南派琵琶曲”的《夕阳箫鼓》,该乐谱最早见于清琵琶演奏家鞠士林的琵琶传抄谱和光绪年间琵琶演奏家吴畹卿的手抄本;1895年平湖派琵琶演奏家李芳圆不仅将该乐曲收入《南北派十三套琵琶新谱》,而且还根据白居易的《琵琶行》的意境将乐曲更名为《浔阳琵琶》(也有人称之为《浔阳月夜》或《浔阳曲》);1924年,在《养正轩琵琶谱》中,该乐曲被称为《夕阳箫鼓》、《浔阳琵琶》。经过师承、转抄、改编等衍变过程,该琵琶曲出现了“七段有小标题”、“十段有小标题”两类。现在广为流传的合奏曲《春江花月夜》是由上海大同乐会刘尧章和郑觐文改编并定名的,曲式分为十一段,每个段落都有一个十分具有诗意的标题:引子、江楼钟鼓、月上东山、风回曲水、花影层叠、水云深际、渔歌唱晚、回澜拍岸、桡鸣远濑、欸乃归舟和尾声。《春江花月夜》犹如一首来自天国的音乐,乐曲意境和声色极富古典情韵、传统乐美和诗意,尤其是其蕴含的意境美更是表现了中国音乐的旨归和艺术生命力。

  一、乐曲《春江花月夜》的结构

  乐曲《春江花月夜》是一首古雅清越、悠游淡远、恬静淡泊、旋律优美的文曲,既饱含江南水乡的色彩与风调,又成功地将新诗格律、小组转韵技巧完美的糅合在一起,文辞优雅、意境绵远。《春江花月夜》乐曲结构严密,除去前面的引子和尾声,共分九个段落,尽管主题旋律丰富多变,但每段乐曲结尾都采用了相同的乐句,这种“换头合尾”的乐曲创作手法不仅使乐曲显得整齐和谐,而且还深化了音乐表现内容,揭示了乐曲的意境。从结构上来看,《春江花月夜》可以分为三部分,从引子到第五段是乐曲主题呈现部分,在第一部分基础上过度而成的第六段是乐曲的第二部分,剩余部分为乐曲的第三部分,各部分层层递进、相互映衬既表现了春江的静谧恬静,月的朦胧,又从不同角度营造了一个幽深旷远、恬静淡泊的意境。

  1、主题呈现(引子到第五段)。乐曲开头是一段节奏相对自由的散板,其中用弹挑、轮指等手法由慢而快模拟远江上低沉的鼓声,营造出一种清鼓彻夜的空灵之感,而萧与古筝奏出的波音犹如远处回荡的钟声和摇撸击水的声音,各种乐器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夕阳西下,微风吹拂湖面的晚江美景。《江楼钟鼓》是乐曲的第一段,也是全曲旋律的基础,此后的乐曲节段都是在此旋律的基础进行换头合尾演变而成的。这段乐曲多用同音演奏,主导音型的使用不仅增强了乐段的柔和感,而且将日落前江面恬静醉人的意境描绘地细腻深情,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萧和古筝的加入更是让人徜徉在江鼓悠扬、清风拂水、花影、明月、渔歌的美景中,宛若一幅清幽的山水画,隽永低回,呈现了“春江月夜美如画”的效果。《月上东山》一节出现了全曲的主旋律,主题音调移高四度,旋律向上引发,琵琶、古筝、二胡等乐器齐奏,音色和谐典雅,以自由模进来模拟月出东山,展现出月亮在云中游移出没、若隐若现、缓缓上升的意境,这段脍炙人口的曲调开头与结尾都使用了同度音贯穿连接,声音柔缓、静穆如风,曲调柔美和谐、轻盈平稳,而末尾由如泣如诉的洞箫吹奏的旋律则使乐调转入绵遨情思,令人凝神屏息,慨叹不已。《风回曲水》主要通过音乐层层下旋后又紧接着回升,在上五度自由模进来演绎水波潋滟、波浪微涌的动态美,极具推动力的乐调让人想象着江风拂水、水送波涛的景观。与前面相对安静优雅恬静的音乐相比,《花影层叠》通过琵琶演绎四组先紧后宽的旋律来彰显明丽动态之感,使曲调起伏中承接合尾,表现了江中花影摇曳、月影婆娑的优美意境。

  2、承上启下(第六段)。第六段《水云深际》是在第一部分的基础上过渡而成的,浑厚的中低音俨然江涛渐呈浊涌之势,古筝、洞箫与琵琶回旋齐奏后的八度跳跃不仅运用颤音、泛音等使乐曲呈清越灵空之韵,而且还刻画出天水共长、江水一望无际、江面豁然清亮、飞鸟飞掠江面的意境,乐曲由缓而急、由急而缓、动静相宜。

  3、韵味悠长(第七到尾声)。《渔歌唱晚》的音乐极具特色,洞箫单奏、木鱼伴奏营构出幽静闲适的画面感,休止半拍起板的运用使乐曲显得风趣生动,琵琶领奏极像晚归渔夫在唱歌摇撸,其他乐器的配合则极像欢乐尽兴夜游的其他渔夫的和声。全曲的第一次高潮在《回澜拍岸》,轮指扫弦等技法演奏的琵琶、由慢转快进行的强烈的音型模进以及各种乐器的加入描绘了一幅群舟竞归、争先恐后、浪花飞溅的夜渔舟急归图。《桡鸣远濑》、《欸乃归舟》两段都是对划船声的描写和模仿,音乐弹奏的反复递升和古筝划奏音效的结合,营造出波涛阵阵、渔舟竞归、撸声欸乃的场面。《尾声》处,渔舟已归,一切归于寂静,缥缈悠长的音乐使人感受到春江夜空的幽静和安详,而缥缈远逸的鼓声则将人们从沉醉中唤醒,乐曲结束。

  二、乐曲《春江花月夜》的意境美

  《春江花月夜》是一首旋律优美、集多种演奏技法于一体的传统管弦乐曲,不管从标题的命名,还是从乐曲的演奏来看,《春江花月夜》都散发着让人流连忘返的意境魅力,此曲将春、江、花、月、夜等自然景象完美地融为一体,意境悠远,音韵充满想象的张力,因而是我国传统音乐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1、意境静谧宁远。《春江花月夜》以浑融自然、静谧宁远为基调来展现江面波光粼粼、水天一色、游人泛舟的迷人景色,从《江楼钟鼓》到《尾声》,优美流畅的旋律、疏密相间的节奏、柔和清新淡雅的色彩生动地描绘了月生东山、微波荡漾、花林婆娑的春江花月夜美景,犹如一幅幅美妙绝伦的风景画将人们带入奇妙神秘世界的美好意境中。如《月上东山》中轻盈平稳的音调将明月在云层中出没的动态之美演绎的惟妙惟肖,《水深云际》中浑厚低沉、缥缈悠长的音色将天水共长、江面浊浪推涌的景象刻画的生动形象,《欸乃归舟》中极富动感的乐器齐奏将诗意的自然之景刻画地如痴如醉。乐曲结尾处一声轻锣将人们从悠扬的音韵中唤醒,这正是我国古典音乐追求审美意境的生动体现。

  2、民族特色鲜明。作为一首著名的民乐合奏曲《春江花月夜》的曲调和演奏乐器都极富民族特色,传统音乐只有与古典乐器以及高超的演奏技巧相结合才能创造出民族特色鲜明的音乐作品。《春江花月夜》在演奏过程中使用的乐曲主要有琵琶、洞箫、二胡、古筝等,这些乐器都是古典音乐中常用的民族乐器。琵琶虽然声调清柔但可以根据演奏需求的不同标下不同的音色,演奏强劲时,音色沉稳充满气势,演奏较弱时音色清晰明净。在《春江花月夜》中,琵琶不仅能以泛音助奏描绘云散月出的静态美,而且还能以轮扫等技法来表现百舟竞归的动态之美。音色极具穿透力的洞箫可以表达悠长缥缈哀怨之情,能带给人如诉如泣之感,画面极富人文色彩。

  3、情、景、真、善、美的统一。《春江花月夜》通过运用洞箫、琵琶、鼓等多种乐器模拟多种自然之声,描绘了一幅融春江花月夜在内的、令人心驰神往的美景,而乐曲的各段标题也都形象生动地表现了这一诗情画意。《春江花月夜》既是乐曲,也是诗歌,乐曲场景与诗歌的巧妙结合实现了画面、视听和意境的完美结合。中国传统文化追求天人合一和情景交融,虚静淡远就是这一追求的至高境界。虚,是指虚空,但不是虚无,虚空追求的空灵之感的营造;静,指的是淡泊清雅、宁静致远,是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生命体悟,在中国传统音乐中,人们多采用悠远、清幽的旋律、节奏和富有诗意的标题来营造空灵、淡雅、虚静的境界。如《欸乃归舟》一节通过多种乐器的交叉配合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小舟向归途划去时的欢乐声响,整个乐曲有缓有急、有张有弛,犹如一幅生动形象地水墨画,带给人们无尽的想象空间。同时,中国传统文化还追求“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天人合一”、“中庸”的文化思想,在山水中寻求和展现自我精神是中国传统艺术创作追求的境界。音乐是赞美祖国锦绣河山、大自然景色的,可以说《春江花月夜》不仅是对自然景色的真实描摹,而且还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善”的体现,而“真”与“善”的统一生成了社会性与艺术性相统一的韵味,表达了“妙合无限”的美学境界。

  三、乐曲《春江花月夜》意境美的表现方式

  1、质朴流畅的音乐语言。乐曲《春江花月夜》主要通过通俗易懂的音乐语言来展现浓郁的抒情色彩和水乡风格。旋律是我国传统民族音乐的主要表现手法,《春江花月夜》以级进为主的曲调来创造近乎完美的意境。琵琶音色清新柔缓极富弹性,洞箫低沉哀怨具有极强的音乐穿透力,这两种极富民族特色的乐器在乐曲中使用得最多,承担着多种角色。《江楼钟鼓》、《月上东山》、《花影层叠》、《回澜拍岸》等乐段中都使用琵琶来描绘和刻画多种形象,《引子》、《水深云际》、《渔歌唱晚》等乐段则使用洞箫来营造幽怨悠长、如诉如泣的音乐氛围。同时,《春江花月夜》还大量使用五声和六声音节、“鱼咬尾”、“宫内转移主音”等多种音乐创作手法来体现旋律多变与变奏“形变而神不变”的特点。

乐曲《春江花月夜》之意境美赏析相关推荐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