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学术研究规范中参考文献的引用问题

时间:2018-09-27 参考文献 我要投稿

  参考文献是学术论文的有机组成部分,它注明了被引理论、观点、方法、数据的来源是学术论文参考的范文和深度的体现,是反映论文的真实性、作者科学学风和评价作者著作学术影响力的科学依据,是对期刊论文进行引文统计和分析的重要信息来源。在当今学界,参考文献引用的不规范甚至作假,已经严重影响学术研究的秩序和质量,从而引起了学者和专家的关注与探讨。

  从事学术研究或学术编辑的人都明白一个浅显不过的常识:在研究过程中要阅读大量的参考资料,在撰写论文和 专著时要引用前人在先的研究成果或使自己受益的文献。近些年来,由于学术道德滑坡,学术风气腐臭,致使学术严重失范──参考文献写法的不规范和引用的作假便是其要端之一。关于参考文献写法的不规范,属于技术性 问题,比较好解决。不过,我在这里顺便指出,有些已经施行的参考文献书写规范本身,无视学术传统和学术界 多年的好惯例,仅仅考虑计算机统计的迅捷,从而给学人和读者带来极大的不便,理应更改或废止。在本文,我 只打算议论一下在参考文献引用上的作假──这使本来就已蒙羞的学术界雪上加霜,更使“研究人”急速地和成 批量地异化为丑陋的“市场人”。参考文献引用的作假大体有三种手法──假引用、不引用和伪引用。

  “假引用”,是虚伪的、不真实的引用

  最常见的假引用有三种。一是“友情引用”。本来,有些文献对引用者很难说有什么影响,或者根本就没有什么> 帮助和作用,甚至与引用者所论议题相距十万八千里,可是引用者还是硬要把它们一一列举出来。为什么非要这 样做呢?原来,它们的作者或是引用者的师长,或是引用者的好友,或是引用者的圈内人。于是你“投之以李 ”引用我的,我“报之以桃”引用你的,从而形成一个个不小的“引用圈子”。这样相互抬轿,互相吹捧,大家 不就“共同提高”了嘛。其实,明眼人不难识别这类小聪明。吹吹拍拍,拉拉扯扯,这只不过是一些“学术山头 ”、“学术团伙”惯用的小花招而已。尤其是,当所引用的文献是一些十分平庸的论著乃至学术泡沫和学术垃圾 时,引用者的意图和学术水准不就一下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吗?二是“装门面引用”。有些引用者动辄罗列 一大堆外文文献,热衷于引用“权威”的文献,以便给自己装门面,实际上他们也许从来就没有研读它们,或者 它们根本与引用者所论毫不沾边。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法只能吓唬那些不知深浅的学术混混和初入门者,在真正的 学人眼中,那只不过是拙劣的小戏法而已。在假引用中,还有一种是滥用自引用。必要的和适度的自引用是正当 的,能够从中看出引用者研究的连贯性以及在学术上有无进展和提高。但是,滥用自引用,除了给人一个“王婆 卖瓜,自卖自夸”的不良印象外,又能给引用者增添什么光彩呢?

  该引用的偏偏不引用

  所谓“不引用”,正好与假引用形成对照:假引用是不该引用的偏偏要引用,不引用是该引用的偏偏不引用。本来,自已的研究受惠于哪些论著,并且在写作时利用人家的哪些材料和思想,自己心里应该是最清楚的。可是, 有些人却千方百计地回避它们,在列举的参考文献中难觅其踪影。这种做法轻者是掠人之美,重者则是剽窃抄袭 。为了遮人耳目,引用者可谓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在窃取不大为人所知的文献和外文资料时往往瞒天过海,在偷窃易于被人识破的论著时常常改头换面。这些掩耳盗铃的手法确实能蒙蔽人于一时,但是纸包不住火,最终还是要露出马脚的,只是时间迟早不同罢了。

  “伪引用”就是有意做掩盖本来面貌的虚假引用

  这种做法大多出现在“伪注”中。其中最常见的伎俩是:本来自己没有接触外文原始文献,或者根本就看不懂ABC,只是直接从中译本或别人的译文中抄录了老外的言论,可是不如实地标注中译本或间接的出处,却堂而皇之把外文原始文献作为参考文献大言不惭地列出。其实,引用者引文与人家译本或译文一模一样,甚至连人家的翻译错误也照抄不误。有的引用者还要耍点小手腕,把译文中无关紧要的虚词稍做改动,把个别实词用其同义词或近义词代换,以达到自欺欺人的目的。这种伎俩的隐蔽性较强,一般人很难一眼看出破绽。但是毕竟有当事人 和学术慧眼在,引用者的好梦想必也很难长久。

  假引用、不引用和伪引用,是我在近30年做学术研究和学术编辑的过程中观察到的。它们不见得能囊括文献引用方面的所有流弊,但是关键性的秽迹和劣迹毕竟已经暴露无遗。假引用、不引用和伪引用严重败坏学术空气,必须坚决杜绝。矫正之方其实也很简单:道德上的自律与制度上的他律紧密结合,治标与治本同时并举。最重要的,还是设法让学术界多一些“研究人”,少一些“市场人”──现在情况正好相反。诚如中国科学建制化的筚路蓝缕者任鸿隽所言:“建立学界之元素,在少数为学而学,乐以终身之哲人;而不在多数为利而学,以学为市之 华士。彼身事问学,心萦好爵,以学术为梯荣致显之具。得之则弃若敝屣,绝然不复反顾者,其不足与学问之事明矣。”

  “软”“硬”兼施,治理引文不规范

  参考文献是学术论文的有机组成部分。然而,据统计,1991年我国科技期刊论文的平均引文数为5. 80篇,其中有20%的文章无参考文献,1996—2000年均超过6篇,2001—2003年的平均引文数达8. 87篇。据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评价研究中心研究,以2003年CSSCI的4l9种来源期刊为例,有“参考文献”的期刊仅为261种,约占62.3%;引文极少乃至没有任何引文的期刊有30多种。这既与我国长期以来社会科学学术研究包括论文撰写的习惯问题有关,同时也反映出我国有相当一部分社会科学研究工作者和期刊编辑人员的标准化意识还比较淡薄。

  引文失范缘由探究

  在“参考文献”的标注中,应该体现“实引”的原则,不能弄虚作假。但目前有不少文章出现了许多不正常的现象:引而不著、著而不引、过度他引、不当自引、模糊著引。浮躁的心理和急功近利的思想,导致了新时期引文上的学术道德失范和学风的错误。

  抄袭他人论文参考文献。如今,学界既存在抄袭他人论文正文的现象,也存在抄袭他人论文参考文献的现象。从严格的学术研究角度讲,在自己未接触到的文献而又必须转引别人引用的文献时,是必须注明转引的出处的,但许多学者并不这样做。这一点在文史古籍和外文文献引用中比较普遍。这是对别人劳动和知识产权极不尊重的一种态度。

  学术崇拜与“追星”心理。有些文章只引用没有多大关系的权威性文献,而没有引用与主题密切相关、有参考价值的其他文献,使得参考文献缺乏准确性,给读者理解论文内容和查阅相关信息造成困难,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甚至失去了参考文献的作用,

  “钟情”参考外国文献。以此来提高自己论文的档次和身价。固然,有些学科原创于外国,走在世界前列,论文的深度广度也很好。只要是与本文密切相关、有参考价值的代表性文献就应该引用,否则,即使外国的,也没有必要,那样就违背了引用参考文献的宗旨。

  作者和编辑部的缺位。从论文作者方面看,有的是因为初涉研究领域,没有标注参考文献的意识和习惯;许多作者在撰写科技论文时,有担心抄袭、剽窃他人成果的嫌疑从而有不引用参考文献的误区;有的则有意隐匿参考文献,掩盖抄袭剽窃行为。从学术期刊出版部门看,学术规范制度和机制不健全,学术期刊编辑学术规范意识淡漠,忽视参考文献在学术论文中的特殊价值,对参考文献不进行学术规范化方面的审查与编辑,有时甚至为了篇幅和版面的需要,强行删去论文中的参考文献。更有一些编辑部相互间“友情互引”,以提高刊物影响因子。在很大程度上损害了办刊的初衷和对刊物评价的科学性。

  编辑出版过程中遏制引文失范

  在学历恶性消费的今天,学术泡沫日益浓烈。学术失范这股浊流很大程度上冲击着参考文献引用的科学规范。建立有效的防范机制,矫治文献引用的失范,已经成为学术界和出版界必须认真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引文应该坚持倡导和掌握以下原则:1.原始性原则,必须是作者亲自阅读过并且对研究和论文写作产生了明显作用的一次文献即原始文献;2.新颖性和代表性原则,引用最必要、最新的文献;3.公开性原则,著录公开发表的文献,不宜引用未公开发表的信息;4.标准化原则,引用参考文献要采用标准化的著录格式。这是需要构建长效机制,共同遵守,遏止学术失范的重要措施。

  事前对作者的善意提醒。编辑在收到稿件之前对投稿作者予以告知提示。将作者应该遵循的学术行为规范,特别是对著录参考文献应遵循的原则做出严格而具体的规定,如严禁剽窃、抄袭他人成果;参考和引用他人研究成果按照要求正确标注,直接引用他人研究成果要明确标注等;将其刊登在编辑部的主页上,或刊发在刊物的封二、封三。“事前善意提醒”是防范和矫治参考文献著录中学术道德缺失行为的前提条件。

  把参考文献规范纳入审稿范畴。参考文献是正文的有机组成部分,编辑部应对参考文献规范纳入审稿范畴,做到层层把关,这是确保引文真实、准确的关键所在。编辑部宜固定专人负责参考文献的审查工作。一旦质疑有误,“初审通知”中即可提醒将所有参考文献一一对照。责任编辑应加强自身利用参考文献审稿的能力,对论文著录的参考文献进行严格的审查,是构成学术规范制度的一部分,是规避和防范作者论文写作过程中失德行为的有效手段。

  “事后”追惩的绩效管理。编辑应尽的社会责任。在论文出版之后,为了防止参考文献著录中的失德行为给社会带来危害,采取“事后”追惩,也是编辑应尽的社会责任。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威性的奖惩机制,“事后”追惩也只是“民不告官不究”,打击力度不强,对学术行为不端者没有产生震慑力;所以,要想遏制学术失德行为,必须加大打击力度,建立有效的“事后”奖惩机制。例如:网站通报,给作者及其相关单位的研究生院、科研管理部门邮寄反馈意见,一起重视培养作者的规范意识。严重者,让其付出沉重的代价。

  “软”“硬”兼施,治理引文不规范。学术失德行为光靠编辑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作者自律和法纪他律共同携手,才能从根本上规避和防范学术失德行为。除了强化知识产权、建立健全学术规范、确立科学的学术评价机制、开展实事求是的学术批评外,我们还要特别着重强调学术惩处机制、学者自律。其一,有些作者在各种名利的驱动下缺乏应有的自律能力和自律意识;自律是一种内在的力量,对此提高作者自律意识,是规避和防范学术失德行为的“软手段”。学术道德建设,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依靠学者自律,提高自律意识,以求在有序的学术对话和学术积累中进行学术创新。其二,建立和完善他律机制,是规避和防范学术失德行为的“硬手段”。建立和完善他律机制,才能做到在法制的轨道上加强学术引文规范,通过严格的法律法规惩处,约束不道德行为,产生教育效应。

  对大学本科生、研究生等加强学术规范与学术教育。至今学界比较认可的研究学术规范的出版著作是:《学术规范导论》(杨玉圣、张保生主编),《学术规范通论》(叶继元等编著)。《导论》和《通论》各有千秋,但都比较深入而系统地论述了学术规范的基本理论问题和若干重要具体规范,确实为学界同仁提供了学术规范的具体指南和详细参照,既是刚刚开始进入学术研究领域的硕士生、博士生的必读书籍,也应该是所有从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的人们案头重要参考书。

  论文注释最能反映学者治学态度

  学者都知道,学术论文通常需要文献注释。其作用主要有三:其一,增强论文的可靠性、说服性和权威性。在人文社科领域,极少数论文是原创性成果。学者总是要站在前人肩膀上,或是归纳注册送彩金不限id论坛得法,或是视角独到新颖,或是深化已有研究并略有新意,或是新瓶装陈酒并适时推出。凡此种种,就要有注释予以交代。通过注释,可以反映作者对学术动态的把握和所研究问题资料的占有及阅读面;同时,足够的前沿成果、官方数据、解密档案、权威学者、经典著述被征引,无疑会增强论文的可靠性、说服性和权威性。其二,对先学知识产权的尊重。注释能有效说明某一研究的现状和基础,体现了作者对前人学术研究成果和知识产权的尊重;同时,也反映出作者的学术诚信度、严谨度和学风,从而避免侵权和剽窃的嫌疑。尊重了别人,也就等于尊重和保护了自己。其三,为后学深入研究提供路径。读者通过阅读论文,不但能填补相关知识空缺,而且能够找到深入研究的路径。在文献注释的引领下,新学能顺藤摸瓜,逐渐扩充自己对某一领域的阅读量,尽快入行。

  学术论文注释既是学术规范问题,又是学术风气问题。然而,如此重要的注释,时下却被少数学者玩弄得面目全非,花样翻新,应有尽有。其主要征侯为:第一,部分注释查无实据,即所著文献真实存在,但是所引用的内容没有,甚至连意思也不沾边。造成这种情形的原因有二:一是作者无意所致。与其说出于无意,倒不如说是心不在焉。无心真正从事学术研究,难以静心在故纸堆里深究细考,只是浅尝辄止,甚至从他人论文中转引注释,拿来便是,无暇查对。如果其他学者再次转引,必将导致以讹传讹。二是作者蓄意所为,“装腔作势,借以吓人”。他们将一连串根本没有被引用的文献名罗列与文后,以彰显其阅读面之宽,学问之大。

  第二,部分注释漏洞百出,缺乏基本常识。一是引文确实出自于此处,但是与原文尚有出入。诸如,文字表述不同、标点符号错误、断章取义也不加省略号、甚至杜撰数据,等等。二是张冠李戴,颠倒黑白。他们将作者名、文献名、版本、页码、时间等重要文献信息搞错。在阅读一篇台湾人口问题的论文时,笔者发现这位作者在谈论1989年台湾人口数量时,所引用资料却是1985年就公布的统计数据。关键的是,文献出版时间也在1988年1月,相差竟数年,难道能先知先觉?这等注释谬误在此君的论文中共有两处。三是注释文献纯属子虚乌有。某些硕士研究生,在其毕业论文参考文献中竟然出现根本不存在的文献资料,学生对这种弥天大谎浑然不知,导师居然也毫无觉察。

  第三,用洋文注释装点门面,吓唬国人。某作者写了三页纸的论文,正文两页,参考文献多达一页,而且基本上是西文文献。乍看起来,学问不能说不大。可是,细细琢磨推敲发现,寥寥数语便有外国同行的思想。笔者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你的文章,还是翻译西方学者的作品?似乎引用一点洋文,别人才知道此君会外语,是学贯中西的大学问家。外国学者的新思想应该用,国际视野嘛!问题的关键在于,那长长的西文书目,此君究竟翻阅过几种,恐怕绝大多数文献未曾触摸,那些注释仅仅是从几篇西方学人的论文中顺手牵羊牵出来的而已。须知,任何伟大而深刻的思想都是用母语进行思维的。

  学术论文注释最能反映学者治学的严谨程度。笔者认为,注释做好了,学问就做好了;注释端正了,学风就正派了。因此,一丝不苟的学者总是要对注释反复核实,惟恐发生丝毫差错,混淆是非。这既体现出学者求真务实的治学态度和风范,又昭示了学者的学术责任心和良知,以杜绝谬种远播。恰恰相反,玩弄注释的少数学者,其学术诚信度、严谨学风已荡然无存,神圣的学术也能被当作玩物。为了追逐名利,他们置科学精神于不顾,视学术研究为儿戏。久而久之,学界纯正、严肃的学术风气也因此被逐渐败坏。虽然这种现象,不是学界主流,但消极影响极为恶劣,至少也折射出当前中国学术界些许的浮躁、功利和学术的故弄玄虚。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学者或多或少要受到经济大潮的冲击,但无论如何基本的学术规范和责任不能丢失。

谈学术研究规范中参考文献的引用问题相关推荐
博聚网